首 页 艺术简历 艺术年表 艺术荣誉 艺术展示 艺术资讯 艺术随笔 艺术相册 艺术著录
陈树东艺术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评论
尚  辉:从他的岁月回响的展览中可以看到陈树东的艺术追求是非常鲜明

2014-5-13


    陈树东画展开幕后油画界和文化界对他的作品反响非常强烈,也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和好评。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邵大箴先生之前专门写了评论文章,谈到很多关于表现主义、关于主题性创作的一些问题,还写到造境和写境等一些问题,昨天又专程前来观看画展,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先生作为策展人也同时写了前言和评论文章,都对陈树东先生的作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今天,在展览即将结束之际,我们组织这次小型研讨会,对陈树东先生的艺术创作进行研讨,这不仅对陈树东的个人创作乃至当代语境下的油画创作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我首先来谈谈陈树东的作品。他的作品不是一个普通油画家的作品,他是军旅美术家,我们知道他的一些重要的作品都是主题性的创作,尤其是表现战争题材的一些创作。他的这些作品和与我们看到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的大部分的作品,以及我们看到各种全国性的展览中看到的主题性的创作可能并不完全一样,并不完全一样的原因就是他很好地处理了现代主义中的表现性和主流内容与非常严肃的军事题材的结合问题。我们现在一般知道表现主题性的创作、历史性的创作,很难去讲个性。但这次从他的“岁月回响”的展览中可以看到陈树东的艺术追求是非常鲜明。近10年至20年之间我们看到了主题性创所存在的问题,那么开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研讨会的时候,我想在座的大部分人都去了,但是很少就一个画家的作品去探讨问题。今天正好借着陈树东作品的展览,我们就陈树东个人艺术的成长、艺术的追求,能够来探讨主题性创作的现代艺术问题,可以探讨表现这样一个具有公共性的题材如何体现他的个性化。
    我看了陈树东的作品,我的感受非常强烈。我记得十一届全国油画展的现场,当时这件作品给评委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表现解放军《入城式》这样的场面非常多,有很多的画家都画过这样的题材,但是他的《入城式》确实表现了岁月的回响,把很多的东西呈现在历史中,把你一下子带进历史,当然并不是简单的看入城的一种欢乐,那样一种热闹的场景。那么我们今天隔了这么长时间的历史来看他的作品,可能是从入城的那一点,此前有多少牺牲,此后这个城市发生了多少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时一种理想主义的追求,先烈抛头颅、撒热血的精神,和今天的社会构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这样的作品不是一个再现,实际上通过有效的表现性的处理,或者说这种表现性也和我们今天经常探讨的图像艺术结合在一起。因为他的作品大部分来自于第一手的图像,那么通过这种方式能够和我们今天的生活、和我们今天的思考能够建立一种关系。今天这个展览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入城式》,还有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这个场面。我们可以想一下,在国家博物馆第一号展厅曾有这样一件作品。那么我们的脑海里有意识的把他和这件作品进行比较,百万雄师过大江这样一个题材是非常难处理的,完全写实,这里有很多的帆布,可能画的劲头很对,但是整体的气势出不来,就是说这种作品很难进入一种历史。所以我觉得树东的作品最好的,就是借助于图像能够把我们带入历史,但是你仔细看他的作品,你会发现里面那些人物刻画是一种粗犷、写意的做法,甚至我们可以感受到像珂勒惠支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我们在西方近现代的作品里面可以找得到。但是这样的一些艺术的观念,真正中国家画能够表现中国的历史、人物、故事的时候,真正需要艺术家的创造。所以我们除了解读表现主义,解读它对图像的吸收,还要看到它必然会吸收中国的写意的方法,或者意象的方法,他的这种所表现的手法,跟蒙克的作品,包括跟基弗的作品并不完全一样,表现了一种生命的张扬。树东的作品里面,战士的生命肯定是和树东自己的人生的价值观,和他在军旅生活中的体验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我们看到《伟人足迹》里面有很多写生的作品,这个作品所达到的完整的程度、生动的程度,尤其写生作品本身也具有了表现的一种色彩,可以让你想到那种黑黑的、有玻璃镶嵌的色彩,但是不是强调视觉的美感,而是强调精神性。历数这些人物,世纪的《呐喊》也好,都是比较苍凉、悲壮的,但是树东的这个作品表现了我们解放战争的一些军事题材,抒发的情感也不一样。
    陈树东谈了一下他多年来的艺术体会。实际上这次还是应该感谢徐虹女士,是她看了展览以后觉得特别有启发,特别有震撼,当然可能是对我们当下主流美术创作、尤其是对历史题材美术创作有一定的导向性的作用,所以建议我来开这么一个研讨会。
    今天通过九位专家发言探讨,我也觉得今天这个会是开的非常有深度的研讨会,这个深度来自于我们对当下中国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一个把脉,实际上是来自于这个方面。那么我们大家都知道从二十世纪以来,表现革命战争或者历史题材、现实题材的历史性创作开始兴起,我们看到解放战争时期的一些不太多的作品,我看最多的是表现平型关大捷,当时有一些版画,当时注重现场的纪实性,当时的地形、人物、和战争的场面,几乎是在现场创作的,它的现场性非常强。到了五六十年代,像《狼牙山五壮士》等等作品,也包括《八女投江》,这些作品表现的虽然是历史的题材想再现历史,实际上都不是再现历史,都是用英雄主义、理想主义的成分表现历史,里面有很多想象的成分,所以说重构历史在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当然这种重构是历史并不是还原历史,而是从当初的当代人要张扬一种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精神,把这些题材当做一件事重新抒发,到了80年代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折,原来没有人正面表现南京大屠杀的,当时很多画家在用南京大屠杀抒写了一种历史的悲剧性题材,在80年代就出现了。80年代伴随着对现代主义运动的兴起,实际上对历史题材的认识,大多是从主观的角度,从写意悲情的角度,来解构五六十年代建立起来的英雄主义。但是我们可以说吸收了很多现代主义的因素,但是今天这个时代的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它的历史视角究竟在哪里,这是需要我们认真探讨的。
    刚才双喜探讨的,在树东的作品里面没有表现哪个具体的人物,甚至没有表现英雄和领袖,表现的是人民和群众,这样的一个历史观在重大历史题材里面,虽然是重大,但是在表现很多战士的情况下体现出来,今天我们对于人的关怀,更突出的是对于战士,对于战争中人性的关怀。所以从树东的作品里面也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在五六十年代肯定不能被画的,他的作品没有英雄、也没有领袖,凸显的是黑压压的众生,如果从历史的深刻性来讲,这倒是他的一个很重要的历史的深刻。所以从邓平祥老师开始,谈到我们历史20世纪以来没有完全的一个历史,就是启蒙运动,这个启蒙的内涵是很丰富的,至少包括现代人画的启蒙、民主、自由的这种启蒙,到今天没有人提及启蒙二字,只有从这样一个大的思想的框架中来谈历史,才能真正让我们每个艺术家去自己思考历史。徐虹为什么想开这个研讨会,或者从陈树东的作品里面看到是个人叙事的历史,而不是集体的潜意识,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地方。双喜说的历史性,因为你画的并不是真实的历史,那么余丁也谈到了,不是画的真正的历史,用现实主义的方法需要描述的一段历史,实际上是用今天的方法,也包括一种自己的判断来表现这个历史。
    刚才大家没有谈到的,为什么他画陕北画的那么好,可能因为树东是一个西安人,对陕北高原有一种骨子里的接地气的,或者你的血液里面就流淌着那片血液是很有关系的,所以他画的特别沉重、特别凝重,这种凝重是来自于你的出生,当然你的经历里面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讲究的油画和讲究的造型和中央美术学院也是不一样的,无形中他谈到电影、导演、编剧都比较多,但是实际上对历史的认识的时候,可能有些电影的蒙太奇的语言、图像的语言,等等等等这些东西都会映入你的脑海,所以你画的历史可能和一般画家画的历史,去查证那些人物,或者人物的服装,肯定和他们不一样,你可能更多的是从宏观的角度去塑造、或者营造那段历史的氛围,按照双喜的话说,去寻找那段历史的旋律,让我们看到的是你复制出来的、你寻找出来的、你创造出来的内涵。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个展览是对你艺术的总结,也是对我们当代历史题材创作的一个把脉。
    我对你也提一个建议,实际上有两种看法,有很多写生是非常精彩的,但是有些写生不像你画的,让你在社会中重现你的艺术的面貌够深刻,就是你拿出来的作品是有你自己思考的,有你强烈的符号的。现在画的历史主要是解放战争的历史,那你也可以不画战争的历史,你也可以画文革的这种文化的历史,你对战争的启迪是来自于这种创作的源泉,后半生可以扩大对历史的场景进行重新的出发,在使用的色彩上画的最好的是用的黑色,用的土黄、用的赭石,还包括白颜色、红颜色,这是你画面中基本的元素,但是一旦要脱离这种元素之后,画绿色的话就不像你了,如果经过你的思考的话,要在你以后的创作里面进行删除,要找到你语言符号的题材、历史去画,你以后不要去战争题材的美术家,要对历史文化抒发自己的情怀。总结一句话,叫做个人历史的叙述,你如果能找到个人历史的叙述,也是当代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一个突破。

    尚辉(《美术》杂志社执行主编、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上一篇]邓平祥:他的作品中有很多个人色.. [下一篇]陈树东油画艺术展开幕式实况
 
相关栏目
-->